• 这个男孩不是很冷一捧露(9)

    这个男孩不是很冷一捧露(9)

    辽东大捷,小皇帝心里自然欢喜,有模有样地问起有司仪典进程。得知大都督把人口内迁,又是屠城,心里琢磨不透到底是好与不好,大将军刘融在旁边不管他孩童心思,点了尚书左仆射,也就是大都督之弟桓旻来主持郊迎供奉礼仪。这是天子登基以来,国朝迎接的第一场大胜。当日,百官一早到齐,由御史中丞点卯,事后天子坚持亲迎以

  • 恶寒世界在线阅读第10节

    恶寒世界在线阅读第10节

    谭少卿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早上七点钟,这是自从她住到贺家以来,头一次醒这么早。王妈站在床边笑盈盈地看着她:“小姐好睡,请赶快梳洗,先生在楼下等您用早餐。”贺东秦回来了?谭少卿有些意外,“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她还看到报纸上的消息说他还在美国谈生意,在交际舞会上和一帮大佬频频举杯照片还刊登在财经

  • 终极牧师第1章在线阅读

    终极牧师第1章在线阅读

    偌大的书房,书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书架上面,四周都沉浸在黑暗中。书桌上有一盏鹅黄色的台灯亮着,这是书房里面唯一没有被黑暗吞噬的地方。在这个地方,有一个女孩儿坐在鹅黄色的灯光下看书,她已经习惯这样被黑暗包围的生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被这样的黑暗吞噬,只要有光亮,才有生存下去的希望,才有活下去的信心。

  • 这个夫君我尽力了之费普丽公主(5)

    这个夫君我尽力了之费普丽公主(5)

    乐和居地下研究室。孙夜躺在床上,看着五根基因针管扎进自己的身体。力量又提升了一些。“这次增加了多少?”“还是0.1%”小天盯着仪器的数据。上次皮有财的酬金,购买了提纯血脉的基因药剂之后,便已经没剩下几个钱。现在的破坏力,已经上升到了1吨,可以与1级异人平分秋色。至于小天从什么渠道,搞来的这些药剂。孙

  • 墨天纪之第七章

    墨天纪之第七章

    云帆需要钱。不多。对于这些能交得起会所百万年费的纨绔们来说这笔钱可能就是他们一顿稍微奢侈的饭钱,奕或者随手给依附过来的女人买个包包化妆品香水的钱。说句自负的话。云帆自认如果靠自己的才能过几年也许能赚到这么多钱,就是现实不允许他一步一步的慢慢来。他妈妈生了重病,癌症早期,恶性的肿瘤。切除了就没有危险了

  • [网王]朝圣者在线阅读第二章

    [网王]朝圣者在线阅读第二章

    云扬整体的蹁跹仍在继续,而他所修炼的九天乾坤诀所带来的的灵气风暴,此时更是引动了整个江州无数强者的侧目。江州一处不起眼的大楼内。“好好好,我江州又诞生一尊先天宗师,此为大幸!”此时,江州特勤处处长李长军大喜过望。“处长,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派出高手,前去招揽这尊未知的高手!”赵长军身旁的助手一脸焦急地

  • 我的爱一直在这里教你做人【求收藏,鲜花】

    我的爱一直在这里教你做人【求收藏,鲜花】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精瘦的鬼剑士玩家被几十个路过的玩家给包围了,羡慕嫉妒的话语声传来。“哇塞!~这小子的运气真是好啊!竟然就爆出神器【牛头兵的魔影战斧】,啧啧……还是他圣职者能用的武器!”“是啊!一级的神器可不少见,关键是还加了圣职者的技能,这要是卖出去,恐怕得好几万金币吧?”“几万金币?你脑残吧!凭

  • 我真不是恋爱博主第五章

    我真不是恋爱博主第五章

    在舷窗外,杨远三人看到一个巨大的物体横挡在飞船前进的方向,由于不明物体实在是过于巨大,三个人根本看不到这个物体的全貌,无法判定不明物体的性质。不明物体巨大的身躯也遮挡住太阳的照射,使得光线仅能从不明物体的边缘透出一丝洁白的亮线,借着这星星点点的亮线,杨远三人发现,飞船靠近物体的一侧是平滑的。杨远看了

  • 江秋念晚吟第九章在线阅读

    江秋念晚吟第九章在线阅读

    日子一天天过去,光阴如水。洛阳峰第二位到达凡尘境的弟子出现了。韩少宾离开洛阳峰时特意来到了陆沉的屋子。陆沉说道:“有事?”韩少宾脸色有些涨红,犹豫半响后说道:“上次在北阁的事情谢谢你,但是我觉得做什么事光靠天赋是不行的!”“嗯?”陆沉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韩少宾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你很厉害,我

  • 忻君的玥在线阅读第8节

    忻君的玥在线阅读第8节

    胡风吹朔雪,千里度龙山。凛凛寒雾于空气中凝结,纷纷扬扬的雪花鹅毛般落下,遮蔽着本就因为失血伤重造成的模糊视线,四下里一片苍凉的银白,远山不见,道路难寻。欧阳裴于这雪夜山路上捂着伤口跌跌撞撞踉踉跄跄不知走了几多里地,直到最后那丝绒棉絮般的雪片落在已经僵硬皲裂的脸上手上,居然还异常地透出继续湿润的温暖来

  • 杀戮地狱在线阅读第4章

    杀戮地狱在线阅读第4章

    与此同时,达米安悲催的和一群初中生一起在一间愚蠢的教师里,上课。贝蒂女士正在讲台上声情并茂地朗读课文。达米安坐在教室的角落,一手放在右耳的小型无线耳机上,一手伸到桌子底下调着显示屏。达米安昨晚悄悄在韦恩庄园不起眼的角落都安了监听器,为的就是监视那个来路不明的女孩。平行世界?我才不信。我一定能找到她的

  • 长公主之退伍回村(1)

    长公主之退伍回村(1)

    轰隆隆的火车缓慢向前行驶,窗外农民收割玉米的丰收景象不断划过,售货员来来回回的推着小车,声嘶力竭的叫卖着啤酒饮料矿泉水。车厢里的人鱼龙混杂,千姿百态,打牌的、喝酒的、哄孩子睡觉的,叫卖声孩子哭闹声嬉笑怒骂声都浓缩在了小小的车厢里,车厢里的空气臭不可闻,酒味烟味臭脚丫子味混杂其中。陈晓斌今天退伍回家,

  • 秦时明月倾心一言与君说在线阅读支持

    秦时明月倾心一言与君说在线阅读支持

    钟婉柔脸色十分难看,她僵在原地,形单影只,遭到周围无尽的言语跟白眼,看上去十分可怜。突然,“啪”地一声,从钟婉柔弟弟脸上传来,那家伙被沈奇这一巴掌抽得天晕地转,眼冒金星,周围都扭曲起来,差点就跌倒了。这时候,他的母亲赶紧上前扶住他,朝沈奇大声骂道:“你是哪里来的混蛋,为什么打我儿子?”沈奇不客气地说

  • 三国吕布之我为国父第一章在线阅读

    三国吕布之我为国父第一章在线阅读

    死亡从字义上就是失去生命力,是灵魂脱离躯体的一种媒介。可,什么时候开始对它淡然起来呢?鲜血,废墟,尸体,燃烧着的大地,如同人间地狱一般凶恶的景象。身心早就已经习惯了,可是在这种时候却开始产生厌恶感。以剑起誓,绝对会推翻这个帝国。结果却,很无奈的违背了。果然最后只能够做到这一步了吗?帝国边境,名为卡修

  • 迷途中的烛火第五章在线阅读

    迷途中的烛火第五章在线阅读

    少年一身靛蓝色的衣袍,端坐在椅子上。他的面前是一把有着纯黑色剑鞘的佩剑,剑柄被破碎的符咒覆盖。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把剑,缓缓伸出手,抚上了剑柄,不在乎手上传来的剧痛,将佩剑猛地拔出。在佩剑被拔出的瞬间,手上的痛感不再,佩剑仿佛被驯服了一般,剑柄上的符咒也随之消失。少年依旧无甚表情,然而眼中暗沉的情绪却

  • 三界至尊王幸运值为0的男人

    三界至尊王幸运值为0的男人

    第七章:幸运值为0的男人一路返回市区的医院,经过一番感应后依旧没有在医院里发现自己的身体,这一点令我非常奇怪,这昨天那个大叔到底把我的身体运送到哪里去了……医院此时有不少人在忙活,这时,旁边有一辆救护车飞快的驶近。“求求你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孩子……”“孩子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变成了这样……”……